一提到西大山,我的思绪不由得回到33年前。那时候我才13岁,妈妈带着我搭车去营子治病。所搭乘的车辆要到西大山去,才能再启程去营子。那也便是我和西大山的第一次见面。印象中的西大山山路崎岖,好不容易才到达正在进行采伐作业的楞场,一路上的风景我没有丝毫印象,脑海中深印着的只有楞场高高的木材垛,粗大的原木颠覆了我对山林木材的原有认识。30多年的光景过去了,那是所见带给我的震撼还一直清晰可见。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中自有缘分,我成了一名林业工作者,而且是和西大山那样亲密的林业人。

西大山,座落在大杖子乡的最西部,是一个行政村。从车河铺下道,通过架在车河上的小桥一直前行,不出1公里便到达一处岔道口,向左的道路通往西化渔沟,向右又是一座小桥,正对着桥头有一棵高大的柳树,似乎我小时候它就站在那里,现在它还站在那里守候着一眼水井,风雨依然,风采依旧,我从一个少年长成了成年,它却似乎没有一丝变化。

转过几道弯,便来到西大山的地界。西大山流下来的小溪叮叮淙淙从无断绝,清凉冷彻、不染尘杂,一道刀削一般的石壁在河流的左岸形成一个半圆形,溪水便在那里囤积成一个深潭,当地人把这里起名半拉缸。夏日里,这里是孩子们游泳嬉戏的胜地,这里不知道沉淀着几代人的童年时光。道路右边的山坡上下半部分是板栗树,树场被农人修饰的干干净净,坝坎茂密的荆条中长着一丛山葛,可能是气候的缘故,葛长得并不茂盛,多少次我经过这里都要留心地观察一下,但我没见过这从细葛开过葛花。与五指山和八卦岭区域的植株比较起来,简直不值得一提,深埋在底下的葛根想来也不会太粗。但这是这片区域唯一的一丛,所以我非常珍视它。

别瞧不起这条路两旁的草地,那里面生长的非常多的蒲公英。我曾带着妻儿到这里挖蒲公英,因为它是非常好的去火良药。后来儿子的课文里面提到蒲公英是白天开花,晚上闭合,草地也会随着蒲公英花朵开闭变换颜色,便细心观察了这篇草地,果不其然,正如书中所说,早晨的草地是绿色的,到了中午便是遍地金黄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雅言博客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:转载自雅言 [ http://www.fantiz5.com/blog/ ]
需保留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fantiz5.com/blog/post/1254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