蝴蝶张开翅膀才学会了飞翔,鲜花勇敢绽放才烂漫了整个春天,我遇见你,才成了更好的我!

我想,爱,是会让人变勇敢的吧。就像蒲公英,虽然弱小胆怯,却还是坚定地跟随着清风到了一个遥远且陌生的地方。一丹就是一个十分勇敢的人。全班同学都知道,当初是她先鼓起勇气向右权告白。她说来日并不方长,她想在有限的时光里,做更多事情。

一丹是个身材高挑、性格大大咧咧的女孩。喜欢舞蹈的她,凭着自身优势,加入了学生会礼仪部和文娱部。她是个工作认真的人,在学生会轮流值班或是查岗时,常常能够见到她的身影。

相比之下,右权则是满身缺点:身材不高,相貌平凡,学习不好,上课还喜欢捣乱,记录迟到的本子上被登记的次数屈指难数,一身烟味的他顶着一头染了黄色的长发像极了一个“小混混”,被公认地贴上了“差等生”的标签。

正因为对比强烈,大家总是不解,一丹怎么就喜欢这样的一个与自己如此不般配的人。

由此,旁人眼中多半并不看好他们,但自己的想法又何须因别人只言片语而改变呢!好与不好,一丹说她自己知道。

或许最好的样子就是:我不够好,你不嫌弃就好;你不够好,我爱就好。这样的诠释,我似乎在一丹和右权身上看到了故事的主人公的原型。

不过实际上,右权虽然被数落得百般不是,但从没有为难过我们哪位班委,被老师惩罚的他也总会老老实实地受罚。

后来一丹在宿舍跟我们说道:“右权他很热心啊,文艺汇演的时候,我们班的舞蹈编排和教学他都有帮忙。”我赞同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,而其他舍友一脸疑问显得难以置信。或许就是这样一个闪光点,在一丹眼中就瑕不掩瑜了吧。

看喜欢的人的时候,眼里大概总是住着闪闪星星的吧,就像一丹看右权一样。

在往后的日子里,考勤的时候发现,右权迟到的次数有了突飞的下降,甚至还会出现一周全勤的现象。而这当中,最大的功臣非一丹莫属。

纪律委员跟我说,一丹每天都会督促右权,让他上课不要迟到,课上不要睡觉……看到曾经如此散漫的右权变得有纪律起来,我们不觉间佩服地看向一丹的位置,而此时的一丹刚好迎上我们的目光,我们朝向她微笑竖起了大拇指,一丹似乎也领会到什么,害羞地笑了笑。

当然,因为要先树立榜样,一丹也比之前更加投入文化课,更加刻苦练习舞蹈。

原来,爱,还会让两个人一起进步。

一丹还是个愿意为爱付出很多心思的人。她总会趁着节日,送出一份心意。有一次舍友忍不住打趣她时,她却一本正经地对我们说:“倒也不是节日一定重要,我只是想让生活更加有仪式感,这样每个节点才会有一起走过的痕迹,也才更加有纪念价值。”我说我不懂。一丹对着我甜甜地笑了笑,露出了一排好看的牙齿:“以后你会懂的。”

几天后便是圣诞节,一向手艺笨拙的一丹为表示自己的心意,认真学习着折千纸鹤。临近圣诞节的日子里,除了上课,她其他的空余时间几乎都被五颜六色的千纸鹤所占用了。就连熄灯便准时睡觉的她,为了能准时完成惊喜,便向我借走了台灯,挑灯折千纸鹤。

眼看第二天便是平安夜,我们看着她桌子上还有几沓纸张,本想帮她一起折,但她一听便连忙摆手拒绝:“不不不,别碰,我自己亲手折的才有意义呢。”那段时间,课间踢毽子的队伍少了原本固定的她,只见她完完全全沉浸在自己折千纸鹤的世界里,不觉间还扬起了嘴角。

平安夜的晚上,第二节晚自习的铃声敲响,我从班主任办公室回到教室时,发现教室走廊的尽头靠着一个身影,很像一丹。我轻轻走过去,待靠近时,我发现她正在啜泣。当察觉到有人靠近时,她警惕地抬头看了看。见到是我,她又埋下了头。我轻声一问:“怎么了?”她哭得更加厉害了。我有点慌张,蹲下来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。她忽然抱着我,一边哭一边说着:“他……走……了。”由于一丹个子比较高,我没来得及做好准备,她转身一抱,惯性使得我往后踉跄了一下。

“呜呜呜……”

我顿时意会她指的是谁,但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,我问她:“去哪儿了?”

“回家,广西。”

“呜呜呜……”

我当时一听也是愣了一下。因为当时是正常上课时间,放假也是两个月后,而且下午上课我还进行了考勤,所有同学并没什么异样。但当晚我需要去纪检,考勤便由纪律委员负责,因此缺勤人员,我也还不知情。

“他刚刚买车票,连夜回去了。”一丹啜泣着说道。

“你知道吗,我折的千纸鹤装满了他的抽屉,还准备了平安果,他看都没看到。”我一听到一丹的哭诉,不由地心底发凉,毕竟她所有的用心,我都看在眼里。当期待与失望撞了个满怀,我们应该都会这样难过的吧!

微弱的灯光下,我看到一丹哭得红肿的双眼,没有了平日里闪闪的星光。对于学生时代的我们来说,跨省的距离就像一道银河,隔开了彼此!但一丹说,让她感到最难过的并不是距离的遥远,而是对方离开时,没有任何语言,甚至自己可能是最后一个知道。突然的离开,像是晴天霹雳,让她措手不及,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“或是他有什么急事,根本没来得及跟你说呢。”我轻声安慰着一丹。

但她却猛地摇头,刚止住的泪水又汹涌而出:“我打了很多个,但他都挂了。”此时的一丹,像一只被拔掉刺的刺猬,失去了所有的安全感,我可以明显感觉到她在发抖。

看着一丹伤心欲绝的样子,我心里也很是难过。

“或许,我在他心里根本就不重要吧!”一丹哭了很久后,擦了擦眼泪后认真说道。理性、平淡的语气里,我听出了她的失望与悲伤。

“要不,你发信息问问?可能他还没想好该怎么跟你开口。”我努力平复着一丹的情绪,小心翼翼询问,也试图找一个更加合理的理由。

一丹听后,稍微平静了下来。一边抹着眼泪一边低着头编辑短信。

这时,有同学上洗手间经过走廊看到了我们:“班长,你们在干嘛呀?”

“我们聊天呢。你快回去上晚自习吧。”我朝着路过询问的同学微笑应答,催促她赶紧回教室学习。

看到路过的同学离开,一丹跟我说着,右权之所以连夜坐车离开,是因为下午放学的时候在校门口跟别人起了冲突打了一架。这时,我突然想起傍晚时分,我从学生会出来时撞见的同班同学非岩。当时我还很好奇他为什么左手缠绕着白纱套在脖子上,但心想着该是不小心弄到脱臼了。但现在看来,这似乎与右权的离开也有一定关联,毕竟他们常是一起出现。我想,一丹定也是这么想的,不然她不会脱口而出这件事情谁谁谁都知道,就我不知道的话。

我没有回话,向她递了一张纸巾。

“我问了好多句,他总是挑着问题回答。”一丹一边编辑着短信,一边抱怨起来。

“可能一下子问太多,漏掉了吧。”

“不是。他平时也总是这样。”

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不过得到了对方回应的一丹,情绪终于缓和下来。

眼看着晚自习下课的铃声就要响,我把最后一张纸巾递给一丹,一丹擦干泪痕后长舒了一口气,站起来对我说:“班长,谢谢你。”我冲着她微微一笑,想着他们应该是已经和解,一颗悬着的心也终是放了下来。

看着一丹在青涩的青春里释放的所有情绪,我看到了青春不加修饰的样子:美丽、羞涩、勇敢、慌张……我不知道未来的路上会有什么,但十二月的夜里有一丹的眼泪,希望下一个十二月,不要轻易让她难过!

版权作品,未经《雅言博客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:转载自雅言 [ http://www.fantiz5.com/blog/ ]
需保留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fantiz5.com/blog/post/1255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