结婚以后,她仍那么喜欢他的对别人少言寡语对她无话不谈的性格,这已经是在医科大学四年间她“侦探”而获得的最大的成绩。她也知道这里边也多少包含一定或多或少的唠叨,但她更深深懂得:既然是唠叨,对她来说也是管消炎的青霉素,治感冒的白加黑,仅仅苦于口却大大利于病。

大学毕业,两人同时分配到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,一个在传染病防御科,一个在呼吸科。

随着工作的繁忙,孩子的出生,及家中事情的增加,他的无话不谈或者说是一定成份的唠叨,就被这一张张撕下的日历磨洗得缺角少棱了。对他的话语,如果说原来是喜欢,那么现在就是不得不听了,甚至心情不好的时候她还会说出,“不要唠叨了,烦死人了”。他没有再说什么,但下次他还是一如既往。

终于,在一个星期天,5 岁的儿子盛糖豆豆的小搪瓷碗摔坏在地板上时,明明知道塑料碗尽可能不盛食品只可当玩具的她却气愤愤的说到:“不会让孩子用塑料碗吗。”他也没有再说什么,但下次他却不是一如既往了。

春节期间她值班。下了班,她同往常一样,上楼进门就拿筷子。今天一看,他和孩子都不在家,饭菜在桌上放着,碗旁还有一张留言条,“我报名随队去武汉参加救援了,晚上六点动身,不知道几天回来。孩子上幼儿园,以后爸妈天天接送。嘱咐他们近期少出门,务必带好口罩。你在呼吸科上班也要多注意防护。”她慌步走到窗前,向医院方向望去,眼泪不由得如串珠而下,“怎么不给说一声呢,一同去武汉!”许久,她回到餐桌旁,蹲下,一双模糊的泪眼看到地上已被泪水打湿的留言条,反面写着:“无言,也是因为太爱你。”

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:转载自雅言 [ http://www.fantiz5.com/blog/ ]
需保留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fantiz5.com/blog/post/12555.html